受边哭边往前爬说不要了_男朋友对我sm调教惩罚

得亏刚才忍住了,没有上赵权的当。

 





要知道,她当时心里都想着扑上去流两串懊悔的眼泪了。





这会儿揽着黄小山的臂弯,她心里美滋滋的,仿佛已经看到往后开奥迪挎迪奥的精彩生活。





可这时候的黄小山却特别不爽,他的爱车,被碾压成一坨无法移动的癞蛤蟆了……





乔治巴顿战车内,赵权扶着方向盘,赵曦则坐在副驾驶座位上。





坐她也没个坐相,高跟鞋脱掉,两条裹在黑色丝袜里的大长腿搭着仪表台,尽显性感。





赵权虽不会故意去看,但扭头看右侧后视镜的时候总会无意中看到那双美腿。





肌肤娇嫩的白和黑色诱惑的黑交织在一起,形成一种鲜明而强烈的视觉冲击,很诱惑。





望着身旁越出落越像是只妖精的赵曦,赵权有些隐隐的小尴尬,不太好说的那种。





于是他只能板着脸训道:“曦曦,把腿拿下去,像什么样子!”





赵曦这才‘哦’了一声,将那双修长的玉腿给收起,重新穿上高跟鞋。





她倒也没多想,紧接着就问道:“哥,今天我给你庆生吧?虽然家族会为你这个直系子孙举办大型的成年礼,但那毕竟是三个月以后的事情,今天我给你庆生,也庆祝你重获新生。”





赵权本没有心思,可想着妹妹已经特地跑过来,又满眼期待,也就答应下来。





见赵权答应,赵曦兴奋的一挥小手,“好嘞,今晚姑奶奶我给你攒个大局!”





赵权扭头瞪视着赵曦,赵曦立马捂住粉润的小嘴儿,“口误,口误,妹妹……”





回到公司楼下后,赵曦开车走了,赵权则回公司辞职。





他跟孙晓芸和黄小山都是同事,如今发生了这种事情,他已经不想再留下来。





况且梅塞卡里的一千万美金,也注定了他不需要再埋头电脑前工作。





只是刚刚进入公司的,男同事徐军就凑到了他近前。





“哎赵权,你今天不是请假了吗?怎么又来公司了,你不会是……”





眼前忽地一亮,徐军声音故意拔高几分,“你不会是为了省几块午饭钱,故意在下班点跑来公司混盒饭的吧?那你可太蠢了,你送外卖就不知道从人菜里面偷几筷子呀!”





徐军的声音,引得周围同事哈哈大笑。





整个公司没几个人对赵权有好印象,因为大家都羞于跟一个外卖员为伍。





经常会有同一栋楼其他公司的人过来询问,“你们是外卖公司吗?不然干嘛招外卖员?”





大家都觉得很LOW很掉价,他们是办公室白领,怎么可以跟个LOW壁待在一起共事。





所以在面对赵权的时候,每个人都乐于挤兑他几句,想要把他给挤兑走。





不得不说,今天他们要如愿了,赵权确实开始准备收拾东西。





但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,徐军也不放过乘胜追击。





“呦,赵权,你这是准备辞职了吗?你这是要去送外卖发大财啊!”





徐军对周围众同事说道:“你们看看你们看看,我说什么了,人家送外卖虽然苦点累点身上臭点,但是赚钱多啊,人家赵权这不就辞职了吗?人家这是要向福布斯排行榜发起冲击啦!”





一个送外卖的向福布斯富豪排行榜发起冲击,这自然只能是个笑话,所以大家笑的更开心了。





还有不少人哈哈大笑着抱拳恭维,“赵总赵总,来日多多提携啊,赏我一辆电动小摩的,我也追随您的脚步勇攀福布斯排行榜,争取中国区……前十三亿名吧!”





又是一个大笑话,所以这会儿的办公区特别热闹,仿佛公司要提前发放年终奖。





赵权看看那一张张待了两年也待不熟的脸庞,什么话也没有说。





此刻他就像是一只趴在地上的雄狮,静静看看身前一堆傻兔子在欢快地蹦跶着。





要说生气……根本不至于,他还没自降身价到去跟一群兔子急赤白脸的呲牙咧嘴。





所以面色平静的他保持沉默,只是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利索,然后就准备走人了。





可就在这时候,有文件夹拍打玻璃门的声音响起。





这声音不刺耳,但却让当前的热闹喧嚣彻底平静下来。





随后,有个穿着白色短袖西装套裙的女人拎着文件夹出现。





她穿着黑色的亮片高跟鞋,腿上套着双肉色的丝袜,将那双玉腿之美展现到淋漓尽致。





边走着,她边寒声说道:“你们一个个都挺闲的是吗?聊的这么欢畅?那好,在场各位除赵权外,今天上午的薪水全部扣除,改天用来给你们办个茶话会,让你们磕着瓜子好好聊聊!”

说话的这个女人名叫韩璐,今年只有27岁。





不光模样长的漂亮,身材更是火爆,合体的小西装愣是被她穿出了性感的味道。





公司里不少男性私下都称呼她为夜手之友,意思是夜里的时候用手幻想着跟她做朋友。





但真正敢跟她当面旖旎的却没有半个,因为她不光美、身材好,还是这家公司的老板。





这时候在韩璐的训斥下,一个个员工迅速低下头,哪怕心里万般不情愿也只能忍着。





他们最多也只是暗暗腹诽:都怪赵权那个LOW壁!





韩璐的目光环视过众人,最终落到仍在收拾个人物品的赵权身上。





拿手中文件夹敲打下玻璃,韩璐招呼道:“赵权,来我办公室一趟。”





刚好,赵权也要去找韩璐辞职,所以放下手中东西就跟着去了她办公室。





来到充满茉莉香味的办公室后,韩璐示意赵权先坐下,然后取了个水杯去倒茶。





饮水机位置有点低,韩璐不得不弯腰接水,以至于她裙后的挺翘紧紧撑起了裙子。





赵权只是不经意的一打眼,都能看到裙子下面勾勒出的小裤裤痕迹。





再欣赏着韩璐那双裹在肉色丝袜里的性感玉腿,赵权感觉有些口干舌燥。





恰好在这时候,韩璐将水端了过来,于是他收敛起那点旖旎心思,谢着将水接过。





刚喝了半口水,办公桌对面就传来韩璐的询问声,“你准备辞职?”





放下水杯,抬头望向坐在老板椅上的韩璐,赵权点点头。





刚才他在收拾个人物品,韩璐能猜到他辞职的想法不稀奇。





不过他也能猜到,韩璐八成是误以为他受不了同事们的嘲讽,所以才会辞职。





“我辞职跟同事们……”





还没解释完,韩璐就点头说道:“可以理解,同事们对你说的话确实很过分。不过赵权,我希望你能明白一个道理,人始终都是为自己活的,不要去在意身边人的看法。”





“如果你太过在意他们,那么势必就会为了迎合他们而变得跟他们一样。”





赵权微愣,没想到平日里的冷面女神老板,今天竟然会跟他谈这个。





很感谢,而且他也承认韩璐说的很有道理,不过他可不是因为外面那群兔子辞职的。





正准备再次解释,韩璐的话就先他出口了。





“我知道你跟孙晓芸的夫妻关系,也知道你在很辛苦的拼搏着,白天在公司上班,晚上还在加班送外卖。对于像你这种人,他们不懂得欣赏,但是身为老板的我懂得。”





“我喜欢你这股子努力拼搏的劲儿,也喜欢你在公司内的优秀业绩。所以在你正式提出辞职之前,我有个决定想要先说给你听,我决定提升你为策划部总监,月薪七千起。”





“这是个熬夜又伤神的工作,只适合有想法又有拼劲的人去干。纵观公司上下,我觉得没有人比你更合适,因此我希望你能留下来,在这个重要职位上做出更优秀的业绩。”





“这不仅可以提升你个人能力,更可以摒弃外卖这份职业,专心并充分发挥你的优势。最重要的是,还可以用实力来打外面那些同事们的大嘴巴子,不是吗?”





微微挑起的嘴角,映射出此刻韩璐内心中的自信。





她相信经过这番劝说后,赵权一定会留下来的,甚至会感动!





然而赵权接下来说的话,却让她那种自信轰然坍塌——





“谢谢韩总好意,但我今天来公司的目的就只有一个,辞职。”





韩璐都懵了,她相信以自己的判断,赵权应该没理由拒绝才对。





可事实上赵权不仅拒绝了,而且还毫不犹豫,这完全出乎她的意料。





正准备追问为什么的时候,手机铃声响起,韩璐摸起手机看了眼,起身来到窗边通话。





对方说的什么话赵权听不到,但韩璐说的话他却听的清清楚楚:





“王总,您可不能跟我开这样的玩笑,我之前跟您再三确定过,您会投资的。现在先期我把全部身家都投入了,您跟我开这样的玩笑,不太合适吧?”





“是,咱们是没签合同,可那不是基于之前跟您合作,您给我的信任吗?现在您这突然说一句无法投资,我这边实在是没办法接受。”





“王总,您……喂?喂?王总?王八蛋!!!”





‘砰’的一声,手机被摔在了地上,屏幕绽放起白色炸纹。





但下一瞬,刹那间恢复理智的韩璐就赶紧弯下腰将手机捡起。





尝试着点亮屏幕后拿手指触动,她长长松了口气,“还好还好,只是钢化膜碎了。”





她不疼手机,她疼的是摔手机后就无法联系上王总了。





起身往外面走去的时候,韩璐把话留在了办公室内,“不许走,等我回来。”





望着韩璐匆忙远去的身影,赵权泛起了心思。





他倒是听说过这件事情,公司最近开发项目缺钱,韩璐拉王总过来搞投资。





王总之前答应的倒挺痛快,但就是把合同绕过去了,利用信任来让韩璐先期垫资。





这会儿到了紧要关头,王总突然来一句‘不投了’,肯定是有什么图谋。





而这种图谋赵权都不用多想,要么图财,要么图色,甚至有可能两者兼要。





想了想,他决定帮帮韩璐,不光是因为今天韩璐对他劝慰的这些话,更因为韩璐确实是个有能力也有闯劲的女人。况且投个几百万的人民币对他而言,真心不算什么。





于是他追了出去,想要把韩璐喊住。





只是当赵权追到公司门口时,韩璐已经乘坐电梯下楼。





等他跑下去,韩璐很可能已经开车驶出上千米远,所以他只好重新回公司等待。





可当赵权重新出现在公司时,却有一波愤怒的浪潮向他袭来:





“呦,赵权你可以啊,竟然去跟老板打小报告,害我们一群人被扣薪水。我们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,你至于这样狼嘶狗啃的对付我们吗?”





“就是,还两年多的同事呢,这同事之间的感情,都处到狗身上去了?我就是跟只狗在一起两年,它见了我还知道摇摇尾巴呢,你特么连只狗都不如,草!”





“我不管,赵权,今天上午的薪水你必须给我补上。你要敢不补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



“赵权,你特么的……”





一只只蹦跶的兔子,一句句自私的斥骂,终于惹的赵权这只狮子站起身来——





公司这个资,他投定了,而且还要成为绝对的大股东。





他倒要看看,到那时候还有哪只兔子,敢在他面前甩着腚的瞎蹦跶!

赵权在公司里等着韩璐归来,也等着成为公司最大股东。





只是韩璐还没等回来,反倒先把孙晓芸跟黄小山等了回来。





孙晓芸刚刚出现在公司内,徐军就怒气冲冲的迎了上去。





“孙晓芸你来的正好,赶紧替你们家赵权还钱。吗的,什么垃圾玩意儿,跟老板打小报告,污蔑同事善意的玩笑,还害的大家都因为他被罚半天工资。这件事情你得负责,赶紧还钱!”





劈头盖脸的一通吼,孙晓芸都懵了。





好一会儿,她才从周围同事七嘴八舌的训斥声中听明白了事情经过。





孙晓芸当时就气到不行,都已经离婚了,这个穷鬼竟然还害她丢脸!





于是她气愤地掀开挎包,将离婚证书拿出后高高举起——





“大家都看好了,我已经跟赵权离婚,这是我的离婚证书,从今天起我跟他没有半点关系!”





原本喧闹的办公区,在孙晓芸亮出离婚证后渐渐变的安静下来。





这个意外的变故,他们没有想到。





徐军拿过离婚证书看了眼,“还真是离婚了,今天刚离的……”





将离婚证书夺回塞进挎包里,孙晓芸满脸的委屈,更是有两行清泪滑落。





“你们被扣工资就找我,那我受的委屈去找谁?我跟赵权结婚的这一年时间里,没有好吃没有好穿,平日里还因为他丢人的外卖员身份受你们冷嘲热讽,我去找谁诉苦?”





“就连刚才离婚时他还跟我耍心眼,花钱雇个女人开台破山寨车去跟我演戏,说自己有一千万美元的身家,说自己那辆车好几百万,还烧了一堆假包包跟我那愣装奢侈品。”





“我的委屈跟谁说,你们有想过我的感受吗?你们被坑的只不过是半天的工资,可我呢?我被坑的是我的婚姻,还有我一辈子的幸福!”





女人的眼泪,是一件很凶的武器,尤其是漂亮女人的眼泪更凶。





同事们原本还想找孙晓芸索取补偿,但这会儿听到她委屈的哭诉后,个个义愤填膺。





哪怕他们明明看见孙晓芸是挎着黄小山胳膊进门的,也依旧不妨碍他们选择无视,然后把斗争的矛头继续对准赵权。尤其是徐军,更是快步冲了上去。





冲到近前的他抬手怒指,大声训斥,“赵权,你特么就是个垃圾、废物,就是坨臭狗屎!”





“孙晓芸之前跟你在一起,那就是一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,你不知道珍惜也就罢了,竟然在离婚时还耍心眼,还请演员,还千万美元,你怎么不说马云是你亲爸爸!”





不只是徐军,在徐军之后,其余同事也纷纷开口嘲讽斥骂,极尽所能。





仿佛赵权造了多大孽,罪大恶极只配被枪毙似的。





环望众人,赵权的目光最终落在了黄小山那张斥满得意笑容的麻子脸上。





“就因为黄小山的父亲是黄副总,所以你们就选择性的无视孙晓芸背叛我,跟黄小山在一起的事实,是吗?就因为黄小山的父亲是黄副总,所以你们就在徐军这条小狗腿的带领下,斗志昂扬的针对我,是吗?”





赵权的反问,直戳中众人心中的痛处,于是他们更加歇斯底里的斥责着。





仿佛喊的声音越高,声讨的浪潮越大,就越能证明他们才是站在正义公理的一方。





下一刻,黄小山抬起手,周围众人渐渐闭上了嘴巴。





一瘸一拐来到赵权身前,满脸嗤笑的黄小山将嘴巴凑到他耳边。





“没错,你说的一点都没错,徐军就是我的小狗腿,大家在他的挑拨下针对你也是我吩咐的,我就是想把孙晓芸从你身边抢走,我就是要让你这个死送外卖的离婚。”





“谁让你没有身为臭牛粪的自觉,非要去滋养一朵鲜花。你配吗?你不配啊!”





“怎么样,你现在是不是特别的生气,特别的恼火,特别的想打我?来呀,你打我呀!”





很嚣张,很得意,很猖狂。





凑在赵权耳边嘲讽过后,黄小山稍退半步,紧接着怒声吼斥。





“赵权我告诉你,车的事情我跟你没完,我那辆TT是次高配,落地要好几十万,我不管你是卖腰子还是卖心脏,赶紧把钱赔给我。要不然的话我就报警,告你故意损坏财物!”





在徐军凑上前向孙晓芸询问过后,在场众人都知道了黄小亮那辆奥迪TT被祸害的事情。





于是新一波的指责再度爆发,如潮如浪,几乎要把赵权淹死在唾沫的海洋下……





几分钟后,不知谁喊了一句‘韩总回来了’,众人这才赶紧闭嘴。





匆匆忙忙的回到自己办公区,低着头在那装老实员工。





“不赔钱,你就擎等着坐大牢吧,我让你装壁!!!”





狠狠嗤讽过后,黄小山这才回到自己办公区域。





而孙晓芸,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赵权一眼。





因为她心里有些发虚,自己跟黄小山在一起的目的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。





而且她也很清楚赵权今天面对的这些指责很无辜,她更清楚赵权赚的钱都花在了她身上。





但她刚才还是选择倒打一耙,并且在心里劝慰着自己:“孙晓芸,你该有更好的生活,他赵权就是个垃圾、就是个LOW壁,他配不上你,一切都只是他活该!”





望着孙晓芸的表现,望着黄小山的表现,望着徐军跟所有人的表现,赵权笑了。





他那是愤怒的笑容,原本不想跟这群傻兔子做太深的计较,但这群傻兔子真是蹦跶的太欢了。





不给他们好好上一课,他们还真不知道孙子见了爷爷是要跪地磕头的!





不多会儿,韩璐回到公司,迈步走向办公室,赵权也起身跟了过去。





途经徐军身旁时,徐军讥笑傻子似的讥笑赵权,“怎么,又想要去打小报告?”





赵权突然动手,按住他脑袋‘砰’的一下子就给撞到了桌面上,直碰的徐军鼻血狂窜。





“小狗腿,你最好现在就给老子准备好报告内容,等会儿有你做报告的时候!”





赵权直接往韩璐办公室走去,留下办公区内众人满脸懵然。





这……还是平日里那个想怎么训就怎么训,始终不会还口的窝囊废赵权吗?





他们忽然觉得,今天的赵权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了。





而作为全公司内最熟悉赵权的人,孙晓芸更是深切的感觉到:赵权,确实变了。





如果说之前赵权是一块裹着锈衣的废铁,那么此刻的他,已然将那身锈衣脱下,露出了一把锋锐的、散发着森寒冽芒的刀,能取人性命的大刀!

办公室内,韩璐站在窗前,气的浑身直哆嗦,那双水汪汪的美眸中更是蕴含泪花。





太可气了,那个王总竟然趁机要挟她,要跟她发生、发生那种羞人的关系。





这是韩璐绝对不会同意的事情,她在是创业,她不是在卖!





同时她也痛恨自己,社会经验实在太过匮乏,竟然被这么龌龊卑鄙的陷阱给套住。





然而在痛恨过后,韩璐还是不得不面对眼前困境——





六百万的后期资金缺口,她拿什么往里填,难道眼睁睁看着自己辛苦打拼起的公司垮掉?





正在韩璐愁容满面时,有人敲响房门,走进办公室内。





拿手背擦去泪痕,韩璐深吸口气,尽量隐藏好自己的情绪。





转身看见是赵权后,她故作轻松含笑问道:“怎么样,现在决定好了吗,赵总监。”





赵权没有回话,看了眼韩璐睫毛上的湿润痕迹,从桌上抽了张纸巾递过去。





韩璐微愣,随即接过纸巾,轻轻擦拭着泪痕。





望着明明有苦无处说却依旧假装坚强的韩璐,赵权心里有些难言的滋味。





他劝慰说,“女人创业不易,尤其是漂亮女人创业更不易,因为你们不仅要面对敌人针对利益的陷阱,还要面对朋友针对情色的陷阱。韩总,你能走到今天已经很厉害了。”





将擦拭完的纸巾丢进废纸篓里,韩璐低声说道:“你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。”





赵权摇摇头,“不知道,但是大概能猜到。看到你眼睛红红的,就更加确定了。”





韩璐那张漂亮脸蛋儿上泛起自嘲的苦笑,“连你都看得透,我竟没看透,还当什么老板。”





赵权回道:“话不能这么说,你先前只是被利益诱惑的当局者迷而已。”





韩璐点点头,她觉得赵权说的很有道理,这跟她心中对自己的判断一模一样。





不过,随后她就抬起头质问到赵权,“你为什么之前不给我提醒?”





赵权想都不想的反问,“我凭什么要给你提醒?”





这毫不客套的反问,直把韩璐给问懵了。





理就是这么个理:你没给我发提醒费,我凭啥要当头多嘴驴来提醒你?





懵然过后,韩璐又追问道:“那为什么你现在又跟我说这些,宽慰我?”





赵权坐到韩璐对面,然后低头摆弄起了手机。





边摆弄着,他边对韩璐说道:“不只是宽慰,更多的是想我的生意伙伴能够吃一堑长一智,以后做事多留个心眼,别再掉进同样的坑里去。”





“生意……伙伴?”





韩璐让赵权当策划部总监,只是单纯的给薪水,她可没有分公司股份的意思。





赵权头都不抬的对韩璐说道:“我替你估算过,有六百万资金,你能勉强完成这个项目。有七百万资金,你可以轻松完成这个项目。但想要做到完美,至少还需要两百万资金来做推广。”





韩璐都愣住了,这些数目她只是在心里估算过,根本没对任何人提起,赵权怎么知道的?





在她发愣的时候,赵权终于将视线脱离了手机屏幕。





他一本正经的问道:“我给你投资一千万,占公司51%的股份,韩总你同意吗?”





韩璐当时就惊了,蹭地一下站起身来,“你开什么玩笑,赵权你疯了吧?你以为一千万是纸上的数字?那可是整整十万张百元大钞,十万张!”





赵权微微皱了下眉头,“是,也就才十万张而已,码成堆还摆不满你办公室,怎么了?”





这轻松的态度,直把韩璐给气到不行,吹牛壁也没这么吹的吧?





“还才十万张而已,那我倒要好好请教下你,请问你上个月白天在公司上班、晚上去兼职送外卖,你总共赚了多少张?”





赵权听明白了,这肯定是他无意中暴露出对一千万的蔑视态度,激怒了正为钱发愁的韩璐。





不过他真不是故意的,小时候他就闲的没事拿成沓的百元大钞摆过房子,才光摆了个小院就用了一千两百来沓,所以他推倒不摆了,太累。





那一千两百来沓,真的不多……





坐正身子,赵权对韩璐非常真诚地说道:“韩总,请你相信我,我没跟你开玩笑。我确实可以给你投资一千万,所以我提的问题也是认真的,一千万资金换取51%的股份,同意吗?”





韩璐嗤笑一声,坐回了老板椅上。





她是真没想到,之前还觉得赵权挺正经挺能干的,哪成想竟是个吹牛皮不打草稿的疯子。





难为她还一心想着让赵权坐上策划部总监的位子。





这得亏没坐上,否则公司上下还不得跟着赵权一起疯掉?!





正心中气闷时,赵权的追问声再次传来,“韩总,这笔交易你同意吗?”





韩璐真是怒不可遏,她猛地一拍桌子,“你还没完了是吧?!”





赵权很无奈,他特真诚的说道:“韩总,我真不是跟你开玩笑,我和你说正事呢!”





“好好好,说正事,说正事是吧?”





韩璐伸手解开身前紧绷绷的西服扣子,露出了那件贴合她娇媚胴体的黑色打底衫。





这会儿在胸间怒火的熊熊燃烧下,她身前那傲人的风景也不自禁的随之颤动着。





翻开电脑里早就为王总准备好的投资合同,修改了几项内容后,旁边打印机就开始干活。





‘吱吱’声中,一份完整的投资合同就被打印出来。





拿到手中抓起签字笔,韩璐笔走龙蛇,很利索的就把自己名字给签上了。





下一瞬合同被丢到了赵权身前,“来,1000万人民币投资,51%的公司股权。除外我还给你加了一项,如果你今天能履行合同,我韩璐今晚上就是你的女人!”





“来,签吧,你不就是想靠这点花花心思来引诱我上你的当、上你的床,满足你龌龊的心思吗?可以,我答应你,这陪你睡的内容我都改合同上了,你签吧!”





赵权愣住了,金额和股权都没问题,但这陪睡一宿的内容……





“韩总,这不太合适吧?”





韩璐挑着嘴角嗤笑,“没什么不合适的,不怕告诉你,我第一次还在,你赚大便宜了,赶紧签吧,签完把钱转到公司财务账号上,咱俩就可以去开房了,赶紧签!”





既然韩璐都说没什么不合适的,那么赵权也就不再多说什么。





大笔一挥,他还真就把名字给签署在合同上了。





随后更是拿着手机,对照合同上的对公账户,把1000万资金给转了过去。





望着赵权装模作样的架势,韩璐真是连嗤笑表情都懒得做出。





就这,坐在对面的赵权还敢厚颜无耻的跟她说,“查查公司账户吧!”





“好,我这就查查,看看你赵权到底怎么把这牛皮给圆下来!”





十根秀指忿忿按在键盘上,噼里啪啦的登录着公司账户。





“我估计孙晓芸踹了赵权这事八成是黄小山的原因,在他们进门的时候,我有看到孙晓芸揽着黄小山的胳膊。”





“靠,不用估计,肯定是!你没见孙晓芸最近新包新手机新衣服的吗?赵权个LOW壁哪有钱买,光那部手机就一万两千多,赵权俩月不吃不喝都不定能买得起。”





“也是赵权活该,窝囊废一个,没本事娶孙晓芸那么漂亮的女人干什么?他能看得住才怪!女人越漂亮受到的诱惑就越大,这个男人养不起她,她自然就钻下个男人怀里了……”





大家在嘀嘀咕咕的,鼻孔里塞着卫生纸的徐军也在心里哼哼小曲儿。





他都想好了,黄小山安排的差事他完成的这么利索,到时候黄小山肯定会在黄副总面前美言他几句,他保准能爬到高高的。以后再讨好下韩总,没准还能抱得美人归呢!





至于赵权……





切,窝囊废一个,典型的LOW壁,他就是活该倒霉,谁让他养不起孙晓芸?





而且徐军觉得这事也不怪自己,要是孙晓芸两条腿夹得紧,黄小山能有机会?





所以该当赵权倒霉,该当做他徐军的垫脚石,被他踩着爬高!





“还敢动手打我?草……”





正暗暗腹诽的时候,突然,文件夹拍打玻璃的声音响起。





这是韩璐招呼人注意的习惯,就好比主人敲打饭盆狗就会赶紧窜过来。





包括徐军在内的所有人也是这样,听到拍打声赶紧抬起头来。





徐军抬起头看向韩璐,却也意外看到了跟在韩璐身后的赵权。





这个LOW壁跟在韩璐身后干什么?难道被挖墙角不觉得丢人,还跑韩璐面前告状了?





不单是徐军这么想,就连包括孙晓芸和黄小山在内的所有人都这么想。





只是,事情的发展显然出乎他们意料。





韩璐目光扫视众人,最终落在了身旁赵权的身上。





“跟大家宣布一件事情,从今天开始,赵权就是我们公司的新老板,大家鼓掌欢迎!”





在韩璐说完后,全场鸦雀无声。





所有人都懵了,好像公司内有棵懵壁树把他们覆盖了似的,一个个全都目瞪口呆。





韩璐秀眉微皱,她提议的欢迎,结果却没一人响应,这很尴尬。





于是她招呼向远处的孙晓芸,“孙晓芸,你老公成为公司大老板了,你应该鼓掌吧?”





孙晓芸还没从懵然中回过神来,她下意识的傻傻回道:“我们今早离婚了。”





这下轮到韩璐愣怔了,看看赵权,再看看孙晓芸,她忍不住的挑起了大拇指。





“孙晓芸,你真是好眼光。那什么,咱公司楼下有配眼镜的,提我有优惠。”





孙晓芸能听出话里面有挖苦的意思,但她真的没心思去追究。





她这会儿就想知道,今早被她一脚蹬了的那个穷鬼LOW壁,怎么就变公司老板了呢?!





不光她不明白,黄小山也不明白,徐军也不明白,整个公司的人都不明白。





但是在韩璐的带领下,大家还是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。





不过很快就有人站起身来,热烈的鼓掌,看样子手都快拍废了。





“好,欢迎新老板,欢迎欢迎,我就看赵哥一表人才,日后绝对是人中龙凤,果然!”





赵权记得很清楚,这货之前还向他索要赔偿来着,声称不给就不客气了。





不过此刻在这货的带领下,整个公司里响起了无比热烈的掌声。





大家看起来都很高兴,就跟49年建国那天似的,只差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了。





然而赵权却挑起了嘴角,更是将手臂抬起环指向众人,最终定格在徐军身上——





“徐军,到我办公室里去,我先听听你的报告总结怎么样了。”





徐军身子忍不住的一哆嗦,那脸色比苦瓜还苦。





他是万万没想到啊,原本挺好拿捏的窝囊废赵权,这会儿怎么摇身一变成大老板了?





不过赵权可不是只针对他,随后更是环指所有人。





“还有你们这群爱瞎蹦跶的小兔子,一个个的都别着急哈,我今天挨个听你们做报告!”





不是整天喜欢瞎壁壁吗?今天老子让你们壁壁个够!

赵权虽然摇身一变成了公司大老板,但却是没有办公室。





所以在离开办公区域的时候,他把嘴巴凑到了韩璐的耳朵旁。





“璐姐,救命啊,壁装完了才发现办公室没有,这事太尴尬了!”





韩璐脸色微红,赵权说话也太糙了,不过这糙话还是让她直想笑。





她也能理解赵权被全体同事拿言语围攻的事情,换她她也会这么做的。





所以稍稍沉默过后,韩璐就指了指自己的办公室,“我给你腾出来。”





赵权连连摆手,“别,咱都说好了这公司的真正掌权者还是你,我哪能抢你办公室。对了,我觉得黄副总那间办公室不错。”





韩璐在刚才就发现孙晓芸满脸懵然时跟黄小山互有眼神交流,心里猜到了几分关系。





这会儿听到赵权又点出了黄副总的办公室,顿时心中明镜似的。





“行,我这就陪你去黄副总的办公室。”





赵权嘴角微挑,半真半假的恭维话更是张口就来,“璐姐,你说这事也真是奇怪,人家都说女人有张漂亮脸蛋儿难得,有副火爆身材更难得,最难得的是有智慧。”





“你到底是什么妖孽转世,颜值高、身材好,智商情商双在线,简直是万年难得一见!”





韩璐都懵了,她听过恭维她漂亮的,也听过恭维她能力强的。





但如同赵权这么死不要脸近乎拍马屁的恭维,她是真心没听过。





不过……好像还挺受用。





不露痕迹的抿嘴微笑,韩璐就带着赵权去了公司副总黄政德的办公室。





赵权都想好了,不着急训黄小山,要训就先训黄小山的老子,拳头先拣硬的揍。





只可惜黄政德不在,于是赵权就勾勾手指,示意颤颤惊惊跟在远处的徐军上前。





“来,小徐,把黄副总的东西给我清出去。”





徐军好尴尬,他就是黄小山的一条小狗腿,还指望黄小山在黄政德面前美言几句呢!





这会儿可倒好,竟然要趁黄政德不在,把人东西给清了。





可赵权毕竟又是新老板,不太好得罪,所以他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韩璐。





“韩总,黄副总不在,咱们清理人家的办公室,万一有什么重要文件之类的,不合适吧?”





韩璐郑重点头,“嗯,你说的对。”





徐军暗暗松了口气,觉得总算把这一难给避过去了。





可他那口气还没松完呢,韩璐就补充道:“不过这事儿我说了不算,现在赵总说了算。”





徐军眼睛当时就瞪大了,这不是又把皮球给踢回来了吗?





很无奈,徐军满脸苦壁,又望向赵权,“赵总,那咱给黄副总把东西清哪去啊?”





赵权双手插口,看都不看徐军一眼,“你爱清哪清哪,我吩咐你打个文件,还得先教你电脑怎么用?如果事事我都考虑周全,还要你干什么!”





被硬怼一通,徐军憋的脸色发青,愣是半句话都不敢说。





说点啥的代价实在太大,不光工作会没,快到手的半年奖也会没,还有五险一金……





思来想去,他只能讪讪陪着笑,然后将黄政德屋里的东西给一趟趟抱出去。





暂时没有再搭理徐军,赵权对身旁像是憋着什么话想说的韩璐开了口。





“璐姐,你是有话想嘱咐我,但又碍于我大股东的身份,不好开口?”





韩璐轻轻点了点头,“被你看出来了。”





赵权笑笑,“这哪能看不出来,你骨子里就不是个能藏事的人,脸上都带着呢!”





话说完,赵权扭头看向办公区域那一只只坐立难安的傻兔子。





“你心里想什么我知道,放心吧,我既然投钱了,就是奔着盈利来的,还没傻到为了口气把所有人都给踢走,只不过是吓唬吓唬他们罢了。真把人都踢走,谁替咱俩赚钱?”





“而且你平常看起来严厉,但终究面严心软,今天借这机会我也替你好好敲打敲打他们。”





原本韩璐因为担忧而微微皱起的秀眉,这会儿彻底松开了。





她觉得赵权就像是会读心术似的,她所有的担忧赵权只看她一眼就能了解。





之前因为51%的股份而担心赵权会乱插手,这会儿担心赵权把人全踢走会乱了公司正常工作秩序,还有合同上那条附加条款,赵权都只一眼就瞧出了她的想法。





而且最为让她宽心的是,随后都会有令她完全满意的答复。





这种合作伙伴,韩璐觉得真的顺畅,甚至就像是多了个自己似的,能完全契合她的心意。





“行,那就辛苦赵总了,我先回办公室处理下项目后续的事情。”





刚才韩璐选择留下来是不放心,这会儿赵权都表态了,她自然不会再担心什么。





在韩璐离开后,赵权进入了黄政德的办公室。





脱掉鞋子坐在老板椅上,赵权就跟农村老汉儿上了炕头似的,还掏出烟来给点上一支。





烟还是那两块五一包的廉价烟,没来得及买。





不过也行,正好这会儿徐军汗水淋漓的进来了,赵权向他招了招手。





“小徐,去帮我买包烟,两块五一包的这会儿还抽不惯了。哎你说这人一富贵,是不是毛病就跟着来了?以前我觉得这两块五一包的烟也挺顺口的,现在怎么还怪呛人的呢?”





徐军心里想骂娘,脸上还只能讪讪陪着笑。





“哪能,身份,得配得上身份不是?赵总您稍等啊,我这就下去找地方给您买烟。”





陪着笑脸说完,徐军转身就要离开。





不过这时候,赵权的话从后面传了过来,“小徐,你不会因为这事骂我吧?”





徐军转过身来连连摆手,“不可能不可能,怎么可能呢,赵总您这话说的,绝对不可能!”





赵权却是轻轻摇头,“不,我不信,你嘴上不敢骂,你心里骂的可狠了。”





徐军连忙解释,“没有,我真没骂您!”





赵权‘哦’了一声,似乎相信了,但紧接着他就补充道:“那你发个誓,你要是在心骂我的话,你就是从乌龟王八蛋里面爬出来的?”





这话传进耳朵里,徐军差点没被气吐血,这也太欺负人了。





你吩咐我干这干那,买烟也不给钱,还逼着我发誓不准在心里骂你……





赵权,咱不带这么欺负人的!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<<<<



最新文章